免费注册

DSD 256 极致数位串流:日月音响尊荣候教

作者:郭汉丞 阅读数:563 发布日期:2021-08-02

摘 要:现阶段数位音乐档案最高规格是什么?

showimage.jpg


现阶段数位音乐档案最高规格是什么?DSD 512 与 PCM 32 bit/348 kHz,可是录音产业大多停留在 DSD 64 与 24 bit/192 kHz(或者24/96) ,很少有真正更高规格的录音,而日月音响特别搜罗五张「真正 DSD256」(DXD 352.8; DSD256)原生音乐,以德国 T+A SD3100HV 译码重播,体验极致规格数位音乐重播,而这套 DSD256 音乐菜单拟定之后,邀我前来共襄盛举。

NativeDSD 提供原生 DSD 录音

DSD256 音乐档案去哪里找?不难,到 NativeDSD 购买下载即可,当然,这是付费购买的高解析音乐档案,找到专辑,选取想要购买的档案格式,譬如两声道或多声道,还有 DXD、DSD64、DSD128、DSD 256 或 DSD 512 规格,选定后会自动算出金额(很贴心的用台币计价),放入购物车结帐,便可下载。注意,因为是超高规格数位音乐母带,档案都相当大,动辄数G到数十G,下载要有些耐心。

相约到日月音响试听 DSD256 音乐,正值三级警戒开始,我还问说,真的可以去吗?还好,因为日月拥有好几个独立试听室,虽是密闭空间,可是室内不超过五人,不算群聚,我去日月听的时候,加上日月朱经理与同事,总共三人,宽敞的二楼大试听室,很轻松就可以维持社交距离,但必须戴着口罩,这可是我在日月音响第一次戴口罩听器材,和朱经理讲话的时候,感觉口齿不清,有些不习惯,但这是防疫必须,稍微不方便,总比不能来试听来得好,希望戴口罩听音响是来日月的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数位串流的极致音响系统

到了日月,器材已经预先热好几唱着歌,不急着听,与朱经理先聊聊这次听 DSD256 高解析母带的想法,朱经理说,目前流行的数位串流,其实就是实体音乐载体之外,透过音乐档案聆听的方式,可是数位串流应用的范围与形式多样,质量高下不一,譬如网络下载 MP3 档案,也是数位串流聆听,利用 Spotify、Apple Music 也是其一,讲究者选用档案格式较高的 Tidal,而日月主打 Hi End 音响,当然要介绍给客户最极致的数位串流。

什么是最极致的数位串流?就是网络购买下载高阶 DSD 录音档案,透过专用的数位串流播放机读取播放,交给高阶 DAC 译码,这才是最原汁原味的高解析数位串流聆听,所以,这次日月音响安排的是「限定菜单」,让我听预先准备好的 DSD256 录音档案,感受「现阶段最高技艺」(state-of-the-art)的数位串流音乐重播。




 

下载档案的问题比实时传输少

比起「实时」在线数位串流,将档案储存在 NAS 或数位串流播放机内建的硬盘,确实是减少问题的数位重播方式。虽然数位音乐订阅服务越来越流行,可是 Hi End 追求的不是市场潮流,而是音响迷心目中最佳的聆听方式,就像黑胶唱片,即便历经 CD 与网络音乐下载挑战,至今依然存在,而且越走越 Hi End,并且导入诸多新的数位技术,辅助黑胶调整,让黑胶的设定更精确,这种不怕麻烦,追求极致的态度,就是 Hi End 音响的精神。

所以,即便数位音乐订阅服务越来越流行,目前仍不易达到 Hi End 的标准,主要的原因在于网络传输的过程,不管是 Spotify、Apple Music 或 Tidal,从音乐数据库传送到 DAC,中间的数位资料云,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服务器与交换器,之所以称之为云,就是路径看不清楚,就像处在云雾中,数位串流播放器收到这些「实时传输」的音乐档案,虽然有许多校正技术,尽可能还原译码,可是网络传输的不确定性,有些问题已知,可以对症下药处理,但有些问题未知,而面对未知的问题,目前没有解方,所以,回归自家 NAS 或硬盘储存音乐档案,是减少问题发生的简单解法。


showimage (4).jpg

 

T+A 与 Burmester 联手上阵

我们来看看日月音响如何安排区域网络内的音乐档案传输与播放:从 NativeDSD 网站购买下载高阶 DSD256 音乐档案,Aurender N20 串流播放器直接读取档案,送入 T+A SDV3100 HV,译码为模拟档案。至于模拟放大路径,日月采用直入后级的方式,SDV3100 HV 兼任前级,将模拟讯号送入 M40 HV,驱动 Burmester BC 350 旗舰音箱。


showimage (5).jpg

 

哗!Burmeser BC 350 啊!日月音响搬出这么大的阵仗,让消费者体验 DSD256 极致数位音乐串流,真的是下足了重本。之前试听 BC 350 的地点,是在代理商极品音响的试听室,可是来日月音响二楼看到 BC 350,第一个问题就是:「音箱怎么搬进来的?」因为日月的楼梯间不够大,而 BC 350 又是一体成型,加上外箱,楼梯间绝对无法通过,我想不懂怎么让 BC 350 爬上日月二楼的试听室。

朱经理爽快地说:「拆窗户啊!」其实把 BC 350 摆在日月一楼,漂亮又大方,可是朱经理认为一楼开放空间有马路噪音的干扰,显现不出 BC 350 最好的声音样貌,所以决定搬上二楼,而且不光要拆窗户,还要找吊车,音箱连原装箱一起送上二楼,拆装之后,再把音箱外箱吊出去,然后把隔音窗装回去,真是大工程啊!慢着,如果 BC 350 卖掉了呢?那不是又要拆装一次窗户?是的,没办法,为了追求音乐重播的极致,就得如此。


showimage (6).jpg

 

五首 DSD256 极致数位串流飨宴

搭配的硬件表过,这次日月准备的「DSD256 音乐菜单」,有哪些音乐呢?我直接表列出来:


 「马勒第一号交响曲:巨人」
Thierry Fischer 指挥犹他交响乐团

「韦瓦第:四季」
Rachel Podger /  Brecon Baroque

「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:合唱」
Manfred Honeck 指挥匹兹堡管弦乐团

「萧士塔高维奇:第五号交响曲;巴伯:慢板」
Manfred Honeck 指挥匹兹堡管弦乐团



原汁原味 DSD256 传输(无升频转换)

在向大家报告日月聆听 DSD256 数位母带的体验之前,我要先说软件与硬件的「特殊」之处。首先,就软件来说,DSD256 原生录音,是 Manfred Honeck 指挥匹兹堡管弦乐团的两张专辑,属于 RR 的 Fresh! 系列录音,强调 DSD256 原声录音,且同步录制 2 声道与 5.1 声道,两张专辑都曾获得葛莱美奖提名,而「萧士塔高维奇:第五号交响曲;巴伯:慢板」更获得了 2018 年葛莱美奖最佳古典演出与最佳录音工程奖。这两张专辑播放时,Aurender N20 直接显示 DSD256,而马勒与韦瓦第则是 DXD 格式,N20 显示为 DXD 352.8。


showimage (7).jpg

 

再来,在 NativeDSD 网站下载档案时,日月刻意选择 DSD256,而不是 DSD512,因为录音资料显示,原始录音是 DSD256,而不是 DSD512,所以 DSD512 是 NativeDSD 使用 SRC 取样率转换的音乐档案,所以日月选择购买原生 DSD256,送入 SDV3100 HV 时,也不经过任何升频转换,直接译码 DSD256,保持原汁原味。

关于硬件的部分,重头戏在 Aurender N20 与 SDV3100 HV,Aurender N20 是美国 TAS 总编辑 Robert Harley 现役参考器材,也是 Aurender 目前的旗舰数位串流播放器,以 USB 输出 DSD256。为什么不选择 S/PDIF 或 AES/EBU?很简单,它们无法传输 DSD 256,只能用 USB 传输 DSD256。


showimage (8).jpg

 

马勒展现大系统的恢宏规模

从「马勒第一号交响曲:巨人」开始听,直接选第四乐章,标题是「从地狱到天堂」,第一个音符就是乐团咆哮强奏,揭开末日毁天灭地的场景,BC 350 不愧是巨型旗舰音箱,铜管群与打击乐器掀起末日的惊涛骇浪,Thierry Fischer 的速度控制稳重,几番惊涛骇浪的起伏,层层堆栈出管弦乐团雄浑的能量,反覆的重击一波波袭来,彷彿命运无情的打击,最终在定音鼓重击缓缓变弱,无情的打击落入宁静,随后事弦乐群逐渐升高的旋律,带出轻飘飘的音符,铜管温暖的衬底,弦乐群舞动在空气当中,进入天堂一般的场景,然后转入缠斗挣扎的发展部,我听到这里,停下了音乐,再从头听一次,反覆了两次,等于听三次。


showimage (9).jpg这是一段展现音响系统气势的音乐,而且对比很大,与其说用 DSD256 音乐档案来听,我觉得更象是在听整套系统的声音表现,尤其是 BC 350,马勒宏伟的管弦乐团编制,BC 350 重现宽大厚实的音乐场面,当然,T+A M40 HV 后级稳固扎实的驱动力,也是幕后功臣,可是初尝 DSD256 的滋味,却觉得更象是在听 T+A 与 Burmester,而不是 DSD256。

音响效果如何?太棒了!开场之后弦乐群与铜管群交互咆哮,定音鼓在底下快速重击,兴风作浪,即便是狂风暴雨的音乐场面,但是 BC350 层次分明,逐步升高音乐的强度与张力,直到顶点,然后攻击力渐弱,木管低吟,迎接轻飘飘的弦乐,掀开天堂的面纱。在轻与重之间,T+A 与 Burmester 联手把对比拉高,音乐表情的起伏变化,变得清晰又细腻,这种音响性与音乐性兼顾的特点,是 DSD256 带来的加分效果吗?

韦瓦第的弦乐好细腻


showimage (10).jpg继续听下去,换「韦瓦第:四季」,听「夏」的骚动,第一乐章的音乐慵懒地开始,弦乐群轻声细语,还拖着长长的尾巴,越拉越慢,忽然转入快速的音符流转,音乐动了起来,弦乐团的规模比马勒小了很多,可是 BC 350 依然有着清晰浮凸的声部层次表现,独奏小提琴细碎的声响,与乐团交替应和,转入强劲的音符,彷彿夏日午后的雷阵雨。

在听马勒与韦瓦第的时候,其实我还没真正进入听音乐的状态,而是在感受整套系统的音响性能,好几次在 iPad 上操作,反覆听特定乐段,马勒展现的是大型管弦乐团的强弱对比与音乐层次,而韦瓦第则考验中高频段弦乐的质地,T+A 搭配 BC 350,一点也难不倒,举重若轻地呈现恢宏的马勒,还有细腻绵密的韦瓦第,可是,我觉得听这两首曲子时,比较象是在听 T+A 与 BC 350,还感受不到 DSD256 的特别之处,如果这时候有 PCM 档案可以比较,那就知道高下了,但是日月准备的音乐菜单,是单纯的享受,而不是刻意 AB 比对。

静下心来感受贝多芬


showimage (11).jpg换上 Manfred Honeck 指挥匹兹堡管弦乐团的「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」,因为听了马勒与韦瓦第,用「片段」交替反覆聆听,我知道自己听音乐的心情,还没沈淀下来,少了 PCM 与 DSD 的比较,我怎么知道 DSD 256 有多厉害?可是在日月音响刻意比较这些音乐档案差异,好像到米其林三星的餐厅,品尝美食之际,不光品头论足,还要拿其他的料理来比较,那真是「奥客」,所以,换上贝多芬,我决定安心听音乐,安心地把第四乐章听完。

SDV3100 HV 面板上浮现 DSD256 字样,随后第四乐章狂躁的铜管掀开序幕,落入厚重的弦乐群呼应,然后第一、第二、第三乐章的导奏,依序响起,又一一被否定,静下心来享受贝多芬,心境就进入音乐里了,BC 350 轻松地撑开宽阔的管弦乐团场景,即便是庞大无伦的巨型音箱,却似消失在空间当中,从宁静的音场当中,大提琴拉奏起熟悉的「快乐颂」,然后弦乐群与木管加入合奏,声部越叠越丰富,等待铜管与打击乐加入,「欢乐颂」的主题完整了。

既古典又浪漫的贝多芬

听音乐的心静了下来,指挥与管弦乐团互动的表情更为鲜活了,Marfred Horneck 的速度控制得稳重,打击乐加入时则显得果断刚毅,男中音唱起「欢乐颂」时,合唱团呼应的速度多了些轻快,男女混声四部合唱的层次,前后位置舞台感很好,人声交织之际,藏在背后的木管没有被人声掩盖着,定音鼓强化节奏感时,合唱团唱得更为激昂,顶点之后的宁静,展开了进行曲。

Manfred Horneck 加快了速度,展现精神抖擞的太阳颂歌,果然是现代的指挥手法,速度细微的差异,强化了音乐情感的浓度,手法更为浪漫,而不是苦守着古典的教条,等「欢乐颂」再度出场,加快的速度把欢欣鼓舞的气氛,烘托得更强烈。

世俗的「欢乐颂」再度唱起,之后则转入贝多芬神性般的音乐,从大调转入小调,唱着「慈爱的天父,必在星帐之下」,回归大调,指挥用快的速度,掀开世俗的激情,贝多芬其实是很入世的,是拥抱人群的音乐,最后的变奏在稍快的速度烘托下,显得更为激情,到了尾奏,指挥把合唱团的速度拉慢,呈现恢宏的神圣感,然后用快节奏的管弦乐团,干净利落地收尾,Bravo!

心静了,听音乐的感受更深,「欢乐颂」的第四乐章,是贝多芬交响曲的最后篇章,Manfred Horneck 丰富的速度变化,在古典的框架中,带入更多浪漫的元素,情感的表现更为丰富,而我在日月音响用最高 DSD 256 音乐档案,透过精心配制的 Aurender、T+A 与 Burmester,听见的是宛如置身录音现场的音乐包围感,以及极为真实的音乐场面。

反覆斗争迎向最终的胜利


showimage (12).jpg换萧士塔高维奇登场,第五号交响曲当然选第四乐章,猛爆的管弦乐团有如战争场面一般,催大音量,BC 350 展现宏伟的场面,Manfred Horneck 用斩钉截铁的速度,催促着管弦乐团向前冲杀,奇特的和声带出冷冽的面貌,让神经紧绷,而这些压迫的音符,都是为了光明的篇章做准备,彷彿人生要经过无数的磨难,才能迎来真正的胜利。

萧士塔高维奇的交响乐,动态落差更大,强奏时猛爆庞大,中间却可加入宛如弦乐四重奏般的室内乐场景,小声的音乐当中,藏着落寞的起伏,音乐的冷热交替变化,强度更高,弦乐低吟之处,竖琴明亮的音符带入战争的主题,底部的定音鼓敲击,逐渐升高音乐的气势,我知道尾奏快来了,在最终的斗争当中,迎接的是胜利的果实,铙钹敲开胜利的序幕,小调的音符挣扎地晃荡着,张力到达顶点时,胜利的主题辉煌地迸发,铜管向上的旋律,伴随定音鼓坚定的步伐,迈向光辉灿烂的终曲。

巴伯的「慢板」引出故人的思念

如此威猛的萧士塔高维奇,是 DSD 256 的功劳吗?当我还在思索着这个问题时,巴伯的「慢板」掀开了序幕,喔,我忘了停下音乐,于是自动播放下一首,我停下写笔记的手,专注在巴伯的音乐上,弦乐开始的慢板,象是没有重量一般浮在空气当中,想想我有好一段时间没听这首曲子了,因为总会让我想起上一次听巴伯的场景。在辜成允先生的追思会上,蔡克信医师亲自选播的音乐,此时此刻再听,脑海里浮现的仍是相同的场景。

巴伯的「慢板」就象是一首很长的渐强,刚开始的音乐轻飘飘地,无边无际,音符没什么重量,随着渐强的声响,弦乐群的声部交叠越来越厚种,也越来越紧绷,从小声的中频段,把合声向高低两端撑开,在反覆翻腾的旋律当中,渐渐强化音乐的张力,我知道,最后面弦乐群强烈的交织翻腾,会让回忆故人的情绪更为强烈,但是隔了几年之后,在日月音响与「慢板」重逢,应该有办法控制心中的翻腾,但我错了,音乐的感染力是如此之强,弦乐群拉到顶点之后,逐渐和缓下来,在宁静之中收尾,不着痕迹。


showimage (13).jpg

 

专注聆听体会音乐感染力

五首 DSD256 音乐,我听懂 DSD256 伟大在哪里了吗?其实我心里满满的疑问,因为没有比较,不知道差异,可是也因为没有比较,我才能安心听音乐,而从贝多芬、萧士塔高维奇与巴伯音乐当中得到的感动,会因为音乐的格式而有差异吗?

我不知道,但我很确定在日月听到的 DSD256,似乎让我与录音现场更为接近了,在音乐丰富又鲜活的表情当中,感受到录音现场的互动样貌,指挥如何巧妙地提点乐团,做出细微速度的变化,弦乐群如何由弱而强,又如何消逝在宁静之中,这些动与静的音乐对比,不仅是真实而已,而是有着强烈的音乐感染力,可是这需要聆听者专注感受,而不是简单的 AB 比对。

值得刻意造访、亲临体验

我必须承认,听马勒,听韦瓦第,我还停留在一般的比较,没有静下心来听音乐,可是,听了贝多芬、萧士塔高维奇与巴伯之后,我想说,日月音响搬出来的 DSD256 极致数位串流,是值得刻意造访,亲自领会箇中奥妙,这是千万等级的超级音响,等待专注聆赏的耳朵,得以见识伟大音乐家的心灵。

器材规格

T+A SDV 3100 HV
型式:网络串流 DAC 兼前级
模拟输出:RCAx1;XLRx1
数位输出端子:1x同轴, IEC 60958 S/P-DIF (LPCM)
数位输入端子:1 x AES-EBU 32...192 kHz / 16-24 Bit
6 x S/P-DIF:2 x同轴;2 x BNC 32...192 kHz / 16-24 Bit;2 x光纤32...192 kHz / 16-24 Bit;2 x USB DAC(最高支援 768 kHz (PCM)与DSD 1024档案格式,支援异步档案传输,用Windows PC播放DSD512与DSD1024要有适当软件。);2 x USB储存装置(Stick or HDD);2 x HDMI IN, 1 x HDMI OUT with ARC;1 x IPA (LVDS);LAN, Antenna input for WLAN and FM, 2 x H-Link

DAC部分
PCM:双动差四核心,搭载每声道四核心32-位元Sigma-Delta D/A-Converter,转换率705.6 / 768 kHz。
DSD:T+A True-1Bit DSD D/A-Converter,可支援至DSD 1024 ,原生位元流
升频:T+A-Signalprocessor – 同步升频,四段可调升频演算(FIR short, FIR long, Bezier/IIR, Bezier)
模拟滤波器:相位线性三阶贝塞尔滤波器,60或120 kHz分频点
频率响应:
PCM 44.1 kSps: 2 Hz - 20 kHz
PCM 48 kSps: 2 Hz - 22 kHz / DSD 64: 2 Hz - 44 kHz
PCM 96 kSps: 2 Hz - 40 kHz / DSD 128: 2 Hz - 60 kHz
PCM 192 kSps: 2 Hz - 80 kHz / DSD 256: 2 Hz - 80 kHz
PCM 384 kSps: 2 Hz - 100 kHz / DSD 512: 2 Hz - 100 kHz
PCM 768 kSps: 2 Hz - 120 kHz / DSD 1024: 2 Hz - 120 kHz
THD:< 0.001 %
讯噪比:> 117 dB
声道分离度:> 110 dB

串流播放器部分
档案格式:MP3, WMA, AAC, OGG Vorbis, FLAC, WAV, AIFF, ALAC / UPnP AV, T+A Control
取样率:PCM 32至192 kHz,16/24 Bit; MP3至320 kBit,变动或恒定位元率
支援服务:Tidal, Deezer, qobuz (Subscription required)
特色:Gapless Playback for MP3 (Lame), WAV, FLAC
T+A Control App for iOS und Android
界面:LAN: Fast Ethernet 10/100 Base-T, WLAN: 802.11 b/g/n

收音机部分
收音机:Airable Internet Radio Service (> 11000 Stationen weltweit)
FM, FM-HD:168 -240 MHz (Band III); sensitivity 2,0 µV, S/N > 96 dBA
DAB, DAB+:168 -240 MHz (Band III); sensitivity 2,0 µV, S/N > 96 dBA
Features:RDS/RDBS, Stationname (PS), Programm type (PTY), Radiotext (RT)
Bluetooth Standard / Codec :A2DP (Audio), AVRCP 1.4 (Control) / aptX®, MP3, SBC

耳扩部分
耳机输出:6,3 mm Klinke (20 Ohms) and 4,4 mm Pentaconn (8 Ohms)

尺寸:170 x 460 x 460 mm(HxWxD)
重量:26 kg
参考售价:$1,280,000

进口总代理:钛孚
地址: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号2楼
电话:+886-2-2570-0395
网址:
https://autek.com.tw/
脸书粉丝专页:钛孚脸书粉丝团


推荐商家

更多